友情链接
  员工天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员工天地 >
炽热天工,无问归期
发表日期:2021-03-13   浏览  次  作者:姬雪
       在距离地面十几米的地方,有一位头戴安全帽、手戴白手套的天车姑娘。一伸手,可以摘下闪耀的星星;一抬头,能够望见皎洁的明月。张开双臂,白云似乎在她身边缭绕;冬去春来,是她最先看到远山变绿;昼夜交替,是她第一个迎接晨曦的曙光。那个姑娘就是我,我是80后,有着同时代青年人积极、奋进的天性;我也是大伙心目中的空姐,在与新学徒的人际交往中,诚挚热烈,用自身正能量感染着身边的年轻人...九年前,大学毕业的我告别了校园生活,带着班超“弃笔从戎”似的一腔孤勇,辗转来到了铜煤机公司,开始从事天车工这个岗位。我生而平凡的同时拥有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在这浩瀚世界中,虽如沧海一粟,却也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这些年来,我每天承担着公司钢材、管材、配件、成品、装车吊运等作业。秉持着螺丝钉精神坚守原则,在属于我的岗位上生根发芽,落地开花。
         
前路漫漫,漫漫亦灿灿。
      回想最初的时候,在距离地面十几米的高空,在这个狭小逼仄的方寸世界,我开始像钨丝一样,发光发热。
      于普通人而言,天车司机属于熟能生巧的工种,技术层面要求不高。可这其中,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诀窍。要想把天车开的“稳准好”,还真需要自己在摸索中去“悟”。刚参加工作时,恐高的我吊运几吨的活件从绿色通道通过时,心理压力很大,生怕手底下一慌,就造成不可扭转的局面。由于恐高造成的头晕目眩加上心理上的压力,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无法适应。我发现,在天车吊运过程当中,如果掌握不了稳车诀窍,链子就会摆来摆去,存在拉挂半臂吊的风险,危险系数很高!同时,对周围的行人与设备也会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后来,在师傅的悉心教导与持续鼓励下,我慢慢的克服了心理障碍,渐渐适应了工作环境,再加上自身的悟性,循序渐进,很快就成为了天车司机中的行家里手,并总结出一套“眼看要准,停车要稳,起落匀速,手脚到位”的天车工操作手法。我希望在机加车间一提起我,熟悉我的人都能竖起大拇指:“她开天车是稳、准、好!”而我自己对此也有明确的定义,稳,就是起吊运行工件平稳;准,就是工件落位准确,不差一丝一毫;好,就是干净利落,吊活从不拖泥带水。
 
其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天车的工作性质看似轻闲,实际是个眼疾手快,手脑并用的辛苦活,从清晨8点吹响第一声哨子到中午下班,生产繁忙时要在天车上持续工作四五个小时,连接杯水上个厕所的时间也很少。精神高度集中和过度疲劳导致工作结束后胳膊肘肌肉酸痛到抬不起来,手掌磨出水泡也是常有的事。天车的工作环境和作业条件比较艰苦,真可以用“战高温斗严寒”来形容。多年的天车司机工作,使我的颈椎落下了一些毛病,但这些并没有使我退缩。我常想:如果我多吊一钩,就能提高同事们的生产效率,按期给矿方交付液压支架,为企业多创造一点效益,辛苦付出是值得的。多年来与同事形成的默契配合,让我们早已变成了并肩作战在一线的好搭档,我们相辅相成的同时也互相成就。
当然,我也深知学习的重要性,工作之余,我坚持学习与天车有关的各类知识,不断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和实践技能,我希望竞技场上闪过我驰骋的身影,夜灯下闪烁着我苦读的光影。人生可以平凡,但不可以平庸,就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说:“当我回想起这一生,不为碌碌无为而悔恨。平凡的岗位依然可以造就不平凡的人。”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几年前,八十多岁的外婆,身体出现多多少少的顽疾,时常需要人照顾,而天车工的工作又是各司其职,我不愿给同事增添麻烦。任务重工期紧,天车工对车间的生产起着至关重要的承接转运作用,时间就是效益,我无法因为我一个人而影响了整个车间的生产任务,由于工作的繁忙,没有尽到照顾外婆的责任令我感到特别愧疚...周末时常加班,节假日陪伴家人的机会也是寥寥无几...我是孩子的母亲,是父母的女儿,但也是公司的员工啊!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比喻,我要做那铿锵玫瑰,在百花丛中,更加的芬芳。我也相信,“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人生路上风雨兼程,我亦披荆斩棘!无论怎样,我依然不会倒下,依然纯粹的,炽热的,坚定的生活着。我默默地耕耘在平凡的岗位上,无声地奉献在人们视线外的方寸空间里。而我也只是基层天车工中的一个缩影!
焊花璀璨的车间,在钢铁汉子们的团队中,有一位勇敢的天车姑娘。那绚烂的焊花像舞台上炫丽的灯光,那延伸的钢绳是我演奏的琴弦。慢慢地,我将成吨的钢铁吊起;稳稳地,我把精密的设备安装。印象中我永远穿着那身最爱的蓝色工装,鬓角的汗水时常打湿我的面颊,我将青春献给了我所热爱的天车事业,在白驹过隙的时光中,我吟唱着美好生活的乐章。(姬雪)
上一篇:员工文艺天地:姜敏习国画 下一篇:没有了